1705独

自暴自弃独某人

洛冰河第一次从沈清秋的眼神里看出,不是以往的清冷和高傲,而是一种奇怪的情感,似乎是看到心爱之人的神情。

p2沙雕图x

【冰九】关于沈九的n种死法

#有角色死亡#

我是年更选手🐦


1.

  沈九逃了出来。

  也不知什么法子挣扎了枷锁跑出来的,落雪的晚上拖着疲惫的身子跑出来的。

  乳白的雪上沾染着沈九裂开伤口的血,像是绽了一朵血红的花印。

  等洛冰河发现地牢的人不见时,催动天魔血后。

  虽然皱了眉毛,但也是不紧不慢小幅度动作。

  沈九在近城的郊边累晕倒下后被冬日的饿狼群分食完了。


2.

  沈九疯了。

  好像是几日前,也就是岳清源剑断人亡吧。

  洛冰河把玄萧的碎片丢给他看的时候,他从沈九内心的全部。

  装出来的高傲,清静全在一瞬间崩塌,全都定格在那眼瞳反光的破剑上。

  取代的全都是绝望痛苦。

  “总是这样,真当我看不出来你心头的疙瘩吗。”洛冰河毫无感情的说。

  沈九咬着嘴唇,牙齿与牙齿颤抖的碰撞声。

  沈清秋彻底疯了,每天小声囔囔着话语,痴呆的眼神,嘴角流下杂掺血的唾液

  就用一把剑,就能疯掉,真是便宜感情呢。洛冰河想。

  几个星期后,沈九拿着岳清源的剑自杀了。


3.

  沈九病死了。

  大概也就是把他关入水牢的第几百年后吧。

  洛冰河打心里是真的把沈九忘了,就在很久之前。

  听几日前手下奉报的时候才想起来水牢的确有这样一位人。

  洛冰河来到水牢,沈九的尸体早就被人处理走了,水牢里面充满了腐朽的味道。

  应该是忘却了吧,他对洛冰河以前的伤害



  说实话洛冰河还曾经崇尚他的师尊的

  是原谅沈九以前对洛冰河的欺压吗?

  是吗?


4.

  这个午后有点郁闷——

  洛冰河缓缓的走到属于沈九的地牢。

  寒冷的水浸泡着沈九未愈合的伤口。

  夏日蝉扑凌的翅膀发出嘶哑的叫声,燥热的气候都不属于这个幽邃的地牢。

  “师尊,这是你昨天没吃下的肉粥,我再做了一碗。”

  沈九没有手,拿不起勺,他没有舌,吃不出味道。

  这一切都是眼前的人所造成的。

  沈九知道,现在他一时半会死不了,他不能得到解脱,洛冰河还继续刁难他——或许沈清秋也不知道。

  怎么死的,谁知道呢。


【冰九】终离#一发完#be向#


*巨无霸ooc

*有角色受伤,角色死亡


“师尊,抬眼看看我。”

  沈清秋艰难的抬起他那沉重的脑袋,睁开充满血丝的眼眸看着洛冰河。

  “真乖。”洛冰河的语气似是宠溺的奖励也像讥讽。

  沈清秋早已意识模糊不清,大约几个时辰前,他好像说了什么话惹怒了洛冰河,也记不太清,就被洛冰河用修雅剑订在墙上。

  在腰间的剑他也挣脱不开,反正一动就感觉全身都疼,只能活活订在墙角。沈清秋几个时辰前流的血混着天魔血都干涸了,烂肉都成了黑色的肉块。

  沈清秋撇过头,不看他这个做作的徒弟。

  洛冰河有些生气,抓住沈清秋肮脏的头发,沈清秋被他一抓连扯到了伤口,感觉全身的骨头都散了。

  “师尊怎么命这么大,几个时辰了还没死掉?”洛冰河看沈清秋这个现状,到还在嘲讽他。

  “还得感谢你,没有多捅几刀,好把我送去黄泉路。”沈清秋也不甘示弱的说回他。

  沈清秋握住了插入伤口的修雅剑,他知道洛冰河用修雅剑刺他就是对他最大的侮辱,他便想拔出。

  洛冰河看着沈清秋亲手拔出修雅,修雅一拔出带着沈清秋自己的血,还没愈合的伤口突然裂开,还带着些血沫,这一刺激,沈清秋嘴也流下了血液。

  整个地牢充斥的腥味,让人觉得莫名的窒息。

  洛冰河似是奖励在沈清秋额头上淡淡的吻了一下,又对沈清秋说:“我还没折磨完你呢。”

  “你是不是精神有问题啊,一会又急着让我死一会又不让我死。”沈清秋语气莫名轻松了起来,但还带着嘲讽洛冰河的意思。

  沈清秋手握着充满血的修雅给洛冰河,他觉得自己逐渐开始虚弱了,只能靠着墙,抬手也很艰难。

  洛冰河接过剑,用深邃的眼瞳盯着沈清秋,沈清秋没力气转头,只好也这样盯着他。

  两人倒是像忘记仇恨,放下对方了一样。

  “你把剑给我做甚?”洛冰河虽然不知道沈清秋把剑给他做什么,但依然接了过来。

  “捅……死我。”沈清秋嘴唇已经干裂苍白,没力说什么话。

  洛冰河沉默,看着他,眼神流露出悲哀和不舍。

  “魔尊大人也回有难过的时候呢……呵。”沈清秋不解他的眼神,只好硬着头皮嘲讽。

  说着说着,自己流出眼泪,沈清秋少见的泪珠顺着脸的轮廓一滴一滴流下来,像断了线的珠子般滴下破旧的地板。

  沈清秋细小的哽咽声,在安静的地牢也听的一清二楚,他低下头:“明明对万物麻木了,为什么还是还是痛苦。”

  他知道,死亡也许是种解脱,但有种莫名的痛楚。

  洛冰河突然站了起来,对沈清秋莫名其妙的说。

  “师尊,或许今天的月会很……美,明天再死吧。”

  说出这话,就显洛冰河是个傻子般,明明地牢的牢窗透不到月亮,但这是洛冰河成年以后第一次示弱。

  沈清秋几乎用尽所有力气,对洛冰河说。

  “嗯……”


  洛冰河回到自己的寝殿,把擦干净的修雅剑放在桌上。还如当初一般,清雅洁净,仿佛突显剑的主人玉手持银剑

  约摸是半夜凌晨的时候,清静峰峰主的修雅剑自己裂了。


是可爱的独角兽九九!!!!
设定是淡绿色的毛ww
是个傲娇的独角兽,你摸他会有不知不觉的把毛缠在你身上xxx
有个死对头高级冰·红毛独角兽是以前自己的小弟鸭。

存个小进度鸭
冰哥还没画
上色应该下周上完吧